老爸&hellip的老婆跟女儿真是棒呀~! - 插插插综合网


房间中,女人正在脱去她身上的红色洋装,火红的洋装滑落在脚边后。女人站直身子,向着旁边的男子抬了抬下巴,骄傲的展露着她完美无暇的身材。

她是有资格跟任何男人做这样的挑衅的。柳眉大眼、高高的鼻子、樱桃小嘴瓜子脸,长长秀发如瀑般披在肩上,是一张成熟而美艳的脸。大约36D的胸围被黑色蕾丝胸罩给紧紧包覆绺,露出迷人的深深乳沟。一百七十三公分的身高,配上一双又长又直而且比例完美的双腿,以及倒心型的臀部,黑色丝袜、吊袜带加上黑色丁字内裤,谁能说她不是绝世尤物?

她既优雅又狂野的把腿一钩一抬,火红的洋装便乖乖的飞到旁边的沙发上躺好,顺势一转,踩着红色高跟鞋的玉足落在男人所在的沙发上,几乎要踩到了男人的命根子。男人只是静静地看着,没有丝毫的慌张,更不显得急色,冷冷的看着她表演。

她接着用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姿势,弯着腰,用深深的乳沟对准男人的脸,黑色胸罩突然滑落,一对豪乳瞬间失去束缚而颤抖着。男人以极近的距离欣赏着这双丰满而充满弹性的半圆球,上面粉红色的乳晕和小巧乳头,有着妖艳的吸引力,男人伸手欲抓。

「呵呵,别急。」女人挺起身,避开男人的手。

男人并未强求,顺势往下抚摸她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内侧。高级的丝袜紧紧贴着美丽的双腿,一种细致的触感透过指尖传入男人脑袋,同时也刺激着女人的情欲。

女人又一抬腿,摔开红色高跟鞋,然后用脚掌轻踩着男人的命根子,接着继续松开吊袜带,然后翻起丝袜头,用手慢慢的顺着腿部曲线推下,黑色的丝袜慢慢的卷了起来,露出女人双腿白晰的肌肤。

脱完丝袜,女人身上只剩下那件小小的黑色丁字裤,女人伸手拉了拉两边的的细带子,如此一来,底下的部位便陷入了她的花瓣之间,微微丰厚的阴唇啮食着黑色的细线,把黑色的细线完全都给含了进去。

「我先去洗澡。」女人突然说。丢下男人便转身进入浴室去了。

浴室跟房间中间只有隔着一大片的雕花艺术玻璃。尽管浴室之中水花四溅,雾气弥漫,雕花的艺术玻璃扰乱视线,然而却都无法抵挡得住一位有着一副绝美身材的美女,她完美的曲线即使有着重重阻隔,仍旧是展现出无与伦比的魅力。

美人入浴,多么赏心悦目的画面!男人如何肯只在浴室外远观欣赏?男人自己褪去身上所有衣物,露出一身精实的肌肉,与古铜色的肤色,这说明了男人是喜欢户外运动的人。

浴室的门半开着,男人稍一推便无声的进入了浴室。

近距离看这女人,除了更惊艳于她完美的身躯竟是如此皎好之外,那对眼睛更是勾魂摄魄,放射出高压电力,让男人心跳急速上升,血液快速流窜,奔流灌注到唯一的目的地,挺起他那跟尺寸傲人而且微微上弯的阴茎。

上弯的肉茎俨然是只出闸老虎人间凶器,但是从侧面看去,那上弯的曲线竟然像是微笑的嘴唇,有种『笑看人世诸欲女,尽伏我胯下。』的气派。

女人还未意识到男人的闯入,闭着眼睛,享受着莲蓬头射出的水柱按摩着,数道水流由头到脚,顺着她充满自信的曲线蜿蜒而下,分别从前胸后背不断变化路线滑过她的躯体。

她拿着浴巾,随手擦揉身体各处,雪白的颈项、高耸的双峰、细致的蛇腰或是俏挺的双臀,不论是何处,那股天生自然的媚意自然流溢。

男人挺直了肉茎,站到了女人背后,女人似有所觉,动作一顿,男人双手当腰一抱,拉过女人,那只人间凶器便霸道的分开女人紧实的臀部,钻入女人两腿之间,穿过花瓣,直顶花心!

「啊!∼∼∼」女人一声低声的唉吟。

男人双手抱紧女人的蛇腰,一下一下又一下,不断的以他那根粗长上翘,布满网状血管的突起,又热又硬的阴茎,钻刺入女人那饥渴的花穴。

『啪!啪!啪!啪!…』男人的下体重重的撞击在女人的臀部,用彼此的肉体为这场男女肉体盛宴交响曲打节拍。

「喝…喝…喝…喝…」男人有节奏的低吼。

「嗯…啊∼∼喔∼∼嗯∼∼啊…」女人则是咿咿喔喔。

『啪!兹∼啪!兹∼』交合部位同时发出助性的伴奏。

女人配合的弯下腰,双手扶在墙上,挺起屁股,迎接男人强而有利的凸刺。

水依旧在流,流过弯下的背,流到臀沟,流过阴茎跟花瓣翻飞之处,跟狂流而出的淫水混合,接着四溅飞散。

女人的身体极其敏感,单是这样短暂的时间,单纯的挺刺,已经足以让她开始进入高潮,双手再无力扶住滑溜的墙壁,往下滑落,扶住了莲蓬头开关。

男人无间断的快速进出并未见减缓,反而更加速冲刺。

「啊∼∼哈∼∼快∼∼」「对了∼∼快一点∼∼」「喔∼∼」男人如言再度加快速度。

「干!」「干死你!」「我操死妳!」

「对!…操死我!…我想…上…天堂…」「快!」

「啊!∼∼∼∼啊!∼∼∼」女人明显已经高潮,男人继续保持着高速冲刺,可是女人的肉穴收缩着,让男人那根粗长的肉茎进出时受到了些阻碍。渐渐地,女人似乎脱了力,慢慢瘫软在浴缸边上。

男人并没有这样就放过她,此时的他兴致正高,肉茎正是血脉贲张,火力正刚开始展开,哪容她就此退去。

男人肉茎顶入女人深处,把女人翻过身,面对面抱起她,然后步出浴室,来到卧室床上。

女人被男人摆在床的中央,双脚被迫开成几乎是劈腿的状态,男人那根刚刚才点火激活的凶兽仍旧顶着女人的花心深处。

女人双眼迷离,仍旧沉浸在高潮余波之中。

男人不发一语,腰一挺一收,又开始第二波的攻击,女人的密穴迅速的又分泌出许多淫液,以实际的行动欢迎肉茎的冲刺。

「啊∼∼∼」女人双手乱抓床巾,头向后仰,整个背部被拱了起来,牙齿扣着嘴唇,几乎要扣出血来。

「啪!兹∼啪!兹∼啪!兹∼」淫乱交响乐又再度响起。

「喝!喝!喝!喝!…」『叽?叽?叽?叽?』男人的呼喝伴着弹簧床的哀鸣,女人已是气若游丝,快乐似神仙了。

男人伸手狂抓女人丰满的胸部,揉、捏、搓、弹、扣,用尽各式招数,极尽可能的增加刺激。

偶而还以口就乳,吸、舔、含、咬,尽展口舌之技,满足女人,把女人推过极乐之巅。

男人一点都没有减缓攻势,简单如一的动作,但是却是有效至极,女人早已不知越过几重山,翻过多少重天了。

我,看着这一切一切,却没有极为兴奋的感觉,就在这里,我,干着这一个人间尤物,心,却是恍惚的!

女人阴部不断的收缩,挤压着我的尺寸傲人的老二,试图把我的精华挤压出来,吸入她花蕊深处,滋润她的子宫。

感觉是真实的、刺激的,没有半点虚假,然而,却无法激活我脑袋中的释压开关,无法让我腹中亿万蠢动的精虫有机会释放,无法让我尽一切所能的狂射猛射。

『这是怎么回事?』我问我自己。

我开始理性回想,我到底是怎么了?

『小娟』这名字首先冲出昏沉而被禁锢的脑袋,接着一个可爱的少女面貌浮现出来。

小娟,我的女友,一个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少女,尽管她有着令人喷火的身材,天使的脸孔却总是让人忘却她那魔鬼般的身材,『可爱』是所有人对她共同的形容词。

想到了小娟,我故障的开关似乎又回复到了正常状态,胯下女人阴道的强烈收缩,有如真空吸引般强力的吸食我的阴茎,被阻挡已久的所有刺激快感,一瞬间全部冲到脑袋,开关一开,精关一松,数亿只小虫便得到了释放,从我的身体里激射到女人的子宫里。

「喔∼∼喔∼∼」我也不禁呻吟起来。

「啊∼啊∼啊∼」女人也同时再一次攀上天堂,花穴吞下我所有的精液。

浴室的水再开,女人二次进入洗澡。

「小强啊∼」女人在浴室大声的对我说「你今天很棒喔,我都数不出我到了几次呢!」

「喔,是吗。」我随口应着。

「是啊!」女人说「你今天真是厉害,从开始到结束,又久又强,你根本不该叫小强,我该叫你超强才对,呵呵…」女人自顾自的说着一些话,我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。

我的思绪已经被小娟占据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呢?怎么会变成今天的局面的?我到底在做什么?

我努力回想第一次跟小娟见面的事。

也不过是七年前,我刚刚由南部乡下地方,考上了北部的大学,因此离开家,单身来到了这都市。由于家境并不是很好,母亲多年前已过世,父亲一人独立扶养我跟小弟颇为辛苦,因此四年大学生活都是半工半读的念著书。毕业后当完兵,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。

小娟,是在四年前认识的,那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,一个社团学妹带着她的室友小娟,来问我计算机方面的问题,当时我本来是不太肯的,但是在第一次见到她之后轻易的改变了。

再稍后,当我讶异的由学妹处知道她并没有男朋友之后,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。

我憑著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,打籃球練出來的好體魄,俊秀的面貌,正好配上她一百七十二公分的模特兒身材,與天使的臉孔。很快的,我們成為校園中公認的金童玉女。

可是,金童玉女外表看起來是登對了,但是實際上家庭的背景差異卻是天差地遠。我是窮農家出身,她卻是上市公司老板的獨生女,為了讓我的外表能配得上她,我必須努力的打工,好買得起相配的衣服,更努力的打工,讓我跟她約會時不至於太寒酸。

盡管我知道,她並不會因為我穿得不好或是請不起她吃頓好的而嫌棄我,但是基於一種莫名的男性自尊,我還是盡我所有可能的能跟她配合,滿足我那一點虛榮與自尊。

大四那年的的聖誕節,我晚上正在某家比薩店打工,負責外送比薩,一個點遠的別墅區的一個電話,訂了一大堆比薩炸雞飲料等等而要我們送去。天氣很冷,這實在不是什麼好差事,不過店內負責外送的工讀生隻有剩下我了,其它的人都已經出去了,我隻好去送這遠程的貨了。

一路上當然被冷風吹得苦不勘言,打著哆嗦小心翼翼的騎著車。

到了後,來開門的就是她,JUDY,一個看不出多大年紀的女人,隻穿著睡衣,開了們卻說忘了拿錢,又說東西多,很重,要我幫她拿上樓。

看到像他這樣的美女隻穿著睡衣,溫柔的求你,要你幫她,當場腦袋瓜運轉失常,迷迷糊湖的就跟在她身後,鼻子吸著她身上所散發出來高級香水的味道,就上樓去了。

一上樓,東西放好,她倒了熱杯茶給我,說是謝謝我幫忙,要我喝熱茶暖身,她就進房去拿錢了,我喝著茶四處望望這有錢人的別墅,猜想著這女人的身分。

然後,我就昏倒了!

「誰?!」我說。

我發現我被帶上眼罩,雙手張開似乎是綁在一張大桌子上,手腳懶洋洋的,使不出什麼力氣。然後…?有人在吸我的老二!

「誰在吸…我的…」我沒說出口。

「他醒了耶!」一個女生說。

「對啊,也該醒了。」另一個女生說。

「哇∼∼他的弟弟好大喔。」又一個女生說。

「當然喽,不然我怎麼會設計他來送比薩呢?」似乎是開門的那個女人的聲音。

「JUDY姐的眼光果然好。」

「呵呵…運氣還算不錯啦。」

「嗚∼∼嗯∼∼呼∼∼」含著我老二的口松開說道「真是大呀!比從前幾次的都好,我嘴巴都酸了呢!」

「呵呵呵…哪麼辛苦喔,那今天就由你先開始吧!」

「開始…什麼?」我結巴的說。

其實我已經有個模糊的想法,但是我不敢相信是真的!

「呵呵…你別急,反正有你的好處的。」JUDY的聲音。

「哎呀,別啰唆了,我要上了!」剛剛的女生說。

我背部的桌子傳來一點震動,突然間我感到,我的老二被一個濕濕熱熱又軟軟的物體給包住了!

『天啊!我被強奸了!』這是我腦袋裡的第一個念頭。

接下來,我就是被蒙著眼睛,然後她們是一個接著一個的騎上來,有的穴很緊,有的穴很松,有的很濕很滑,有的還要塗潤滑劑,有的腰力好前後左右上下齊飛,有的則是套幾下就沒力氣了。

當然,由女人來做這事情是辛苦了點,因此每個人都試過之後就有人開始喊累了。

「JUDY姐,這樣不行啦,好累喔…」「是啊,平常都讓那死鬼動就好,雖然他不行,最少我還不用這麼累。」

「對啊,這樣下去大家都沒得玩啦。」

「要不然放開他好了…」「你別笨了好不好,放開那還得了。」

「好了好了,你們別吵了,我早就準備好了。」JUDY的聲音說。

『嗡∼嗡∼嗡∼嗡∼』突然耳邊傳來許多小馬達的聲音。

「哇!JUDY姐,你真周到,有了這些東西,還怕不爽嗎?」

「是啊,跳蛋、雙頭龍、震動的、轉動的,全有了。」

「你們自己挑喜歡的用,別搶啊!」

「我先來!」

又是一個不知是誰的肉穴套了上來,接著一陣又一陣的馬達震動,緊靠著她的肉穴傳到了我的陰莖。

如此一來,她們就不再需要不斷的上下跳動,隻是偶而動幾下而已,而我呢,隻能呆呆的接受一個又一個不知是誰的肉穴的吞噬,不間斷而又不大不小的刺激,恰好讓我保持堅挺卻又不至於失控射出。

一個個不知名的肉穴,借著我的老二獲取高潮,我真不知道說啥好。

老實說,以一個男人的立場來說,這是一件頗爽的事,然而想到這許多的女人中,也許都是又老又醜的老女人,雞皮鶴發的模樣,霸著我的老二,用按摩棒、跳蛋來取悅自己,想來就惡心。

還好是遮著眼,不然恐怕早就軟垂下來了。